中国 淮阳欢迎您!
社区分类
主题搜索

改嫁女子强占前二叔家房屋田地!!!

大力出奇  06-22 10:00  14463  0
改嫁女子强占前二叔家房屋田地!!!


尊敬的各位淮阳领导和热心的老乡们:
    大家来评评理!!
   我(焦焦)、妹妹(焦艳)为淮阳县大连乡磨旗店行政村王七店西组村民,身份证号:41272719**********。母亲王子英与父亲焦良志婚后在1989年自建房屋五间自居(如图1),母亲为户主,父亲焦良志先当兵后转业无土地;1998年调整土地承包经营权是,我母亲王子英、我焦娇及妹妹焦艳三人共分到承包土地3.3亩,有当时村西组负责人的手写记录(如图2)。良田的左邻右舍也可佐证(如图3)。
2003年母亲病故,此时家里有尚未成年的三个孩子,我上高中,妹妹焦艳上初中,小妹焦珺才4岁。堂哥焦建伟因自幼丧父,不得已母亲(带着他和不足周岁的弟弟建新)再嫁(户口随母在许湾乡邓楼村),在我父亲多年帮衬下长大;父亲焦良志请尚未结婚的堂哥焦建伟摔盆送葬烧遗物,赠送3棵大杨树(后被建伟或其妻王某处理)。处理完母亲葬礼,我上高中妹妹焦艳上初中,考虑到我们姐妹年幼又为方便我们放学回家,焦建伟便暂管家中钥匙。后来,堂哥焦建伟请求父亲,要求耕种我家所承包土地(户口不在磨七店行政村),堂哥焦建伟与爸爸亲厚,父亲焦良志念及与大伯手足之情,便同意暂由其耕种。2005年堂哥与本村东组村民王丽结婚,户口不在无钱无房,要求暂住我家空置的老屋,父亲同意其暂住,但焦建伟长期居住在东组岳母杨某英家,王某在娘家(王七店东组)于98年有分的土地。
    
    直至2013年,我与妹妹焦艳均在外求学,三妹儿上初中,弟弟也上初中,父亲一人努力供养几个孩子上学,却也力不从心;2013年开始我姐妹间断向王某索要我家所承包土地,其均以孩子小为由拒绝归还(2009年焦建伟突然因病去世,留下一个女儿焦某,王某请求父亲焦良志继续耕种我家承包土地,因同情怜悯孩子,作为孩子二爷爷他咬牙同意了)。然而,我们一直都以为由于母亲生病家中证件都烧毁或遗失,谁知王某利用之前保管钥匙之便,将我母亲身份证及我家户口本等相关证件私藏(至今仍在王丽手中),王某多年以母亲王子英身份证领取地亩补贴,地亩补贴本是否也划在自己名下也还未可知;2016年在我们在外求学消息不便不知明细,未签字盖章情况下,王丽联合村内干部出具证明,私自将我家所承包的土地及我父母老屋(父母共建于1989年 位于村西南2户)宅基地使用权,确权在自己名下(如图4,王七店确权明细)。地亩补贴本-本是我母亲的名字,17年后竟然更名为王丽。
2012年焦建伟媳妇王某再婚后生子,嫁到其他行政村(小苏庄),户口迁出磨旗店行政村,并将焦建伟孩子年幼而带走并更名为穆某,且有意无意地让孩子不与邓楼的亲奶奶与叔叔们亲厚。

2018年6月,土地确权公司就在我乡工作,请求行政村负责人主持公道,出示相关证明以要回我家所承包,行政村负责人,不予理睬,百般推诿你们自己的事情行政村管不了,并忽略民众请求,最终出具部分有违事实的情况说明。
事实情况是,
1、我家房屋为父母共同财产,母亲病故,父亲焦良志为第一顺序继承人,父亲尚在世,我家合法财产被恶意侵占。
2.王丽私自使用我母亲第一代身份证和老旧的房屋产权本(红本本),非法转移我们家合法财产,归于王丽名下。2018年7月份向王丽索要我母亲遗物,王丽拒不归还。
3. 向乡里上信访局,(致电村干部之后)给出归于家务事类的模棱两可的结果,焦建伟归为我父母领养子,将我们打发走。焦建伟母亲年龄比父亲大也还尚在,建伟弟弟建新都在许湾乡邓楼,父亲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未成年孩子,只能说对建伟怜悯并照顾有加,但从未有想过将所有东西都给建伟。
堂哥焦建伟为母亲摔盆送葬,他们已经砍伐我家多棵丈余粗大杨树,并扣留得这么多年土地所得及地亩补贴,但我母亲还有三个女儿,还有父亲焦良志尚在,所有便宜都占尽,还要霸占我家良田和房屋。父亲哀其不幸,但也到此为止。
自2013年开始我姐妹不间断向王丽索要我家所承包土地,其均以孩子小为由拒绝归还。2017年对土地承包经营权及宅基地使用权确权发证,确权于王丽自己名下。王丽本人及其父母兄弟更是有恃无恐。其父亲有五个兄弟,在本村“名声在望”,在我们多名村民及邻近可给予证明我家所承包经营土地及老屋为我家所有,其中有村民朱贵才在为我做证言后,我们前脚走,王丽母亲后脚跟,被王丽哥哥(前几年刑满释放)当街暗语威胁、恐吓。王丽嫂子也在本行政村里作为一名干部工作。可能是农村法律意识都相对薄弱,实在是碰到无理赖三分的人,也说不清。

图1. 1989年自建房屋证明(王子英和焦良志建房)街坊邻居都可证明,老房产证上也是父亲名字
  
图2. 1998年分地时底单(王子英和二女3人良田)
(说明:父亲(焦良志)之前当兵后转至铁路部门工作,未分承包土地。小妹焦珺年龄小未赶上分配土地。)

图3. 1998年分地邻地村民证明(3人*1.1亩/人共3.3亩地
图4. 2016年王七店确权房屋明细(村西南第二户)
(说明:胡计划胡前进前一户,王军啟后一户)
   于情:
1、父亲(焦良志)怜惜堂哥(焦建伟),在堂哥及王丽最困难时给予帮助,未得到任何回报,还被侵占了房屋和承包土地。
2、我出于对侄女的怜惜之心,每次回家均去探望,给予侄女些钱财补贴家用,也是可怜王丽中年丧夫,其女幼小丧父。对他们,我们所做的问心无愧,但财产及合法权益反而受到侵犯,于情于理不合。
3、王丽所作所为,不知感恩,不通情理,还恶意抢占、态度蛮横,无人情可言。
   于理:
1、王丽已改嫁至其他行政村,其户口也迁址所改嫁行政村,我家承包地并不是王丽自行耕种,理应归还我家所承包土地。而且她并未入住我家老屋,也并未修葺、管理房屋。
2、我及父亲并无义务照顾王丽,也无义务为其抚养孩子,出于好心,出于同情弱者的良心给予照顾,竟然被恶意抢占,并篡改我承包土地及房屋户主,也不合理。
   于法:
1、我家房屋为父母共同财产,母亲病故,父母配偶和孩子为第一顺序继承人,父亲尚在世,我家合法财产被恶意侵占。
2、行政村负责人在未通知,也未得到我及我家人允许并签字的情况,罔顾法纪、滥用职权,胡乱作为,以自己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私自将我家老屋的宅基地使用权及土地承包经营权,确认给他人,侵害我合法及正当权益。并在已知错误的前提下,不予改正,不予收回错误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还百般刁难,出示不公正、不合理、部分有违事实的相关说明,拒绝出示公正合法的证明,导致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3、在两家协商解决问题过程中,行政村干部碍于势力,乡村情面,推诿不定,此时已1年余未能解决,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之下,才寻求领导帮助,希望领导们核实,给予查实、取证,还我公道,归还我家所承包土地及宅基地使用权,也还我村村民一片青天白日!!


反映人:焦娇  
反映人:焦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