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淮阳欢迎您!
社区分类
主题搜索

乡村“送货郎”,带着瘫痪母亲走街串巷 破旧送货车成众人点赞的“孝老模范车”

lang52123  03-18 10:55  8846  0

初春的乡间空旷寂静,那辆破旧面包车上的喇叭声穿透力极强,500米开外,播放的声音由远及近,从乡间小路入村。熟悉的乡亲们知道,这是“八斤”来送货了。

“八斤”是周口市淮阳区大连乡孙庄村23岁的小伙子张宏学,他的父亲两年前去世,撇下他和瘫痪而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母亲身边离不开人,张宏学没法像同龄人一样远走他乡打工,只好守在家里,在附近十里八村打零工。他卖过甘蔗、收过破烂,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与时尚、时髦丝毫不沾边,几乎是“啥挣钱干啥,给钱就行,再苦再累的活也干”。因为懂事的张宏学知道,他要挣钱养家。

如今,他的“职业”相对固定一些,靠给人送货为生,家里有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和一辆开起来冒黑烟的农用机动三轮车。由于母亲经常犯癫痫病,他每次送货都把母亲带在身边,无微不至地给予照顾。就这样,他一边伺候母亲,一边挣钱养家,久而久之,张宏学就成了乡亲们眼中的孝老典范,他经常驾驶的送货车,就成了“孝老模范车”。

父亲病逝,他扛起生活重担

张宏学命运坎坷。

其父张玉启40多岁才成家,娶了小自己20岁的患病女人雷红梅,后来,两个人就有了儿子张宏学。按照农村习俗,张宏学出生时正好八斤重,父母随口给他起了乳名“八斤”。

随着“八斤”的成长,父亲也一天天老去。同样是由于母亲身边不能离人的缘故,张宏学的父亲也没法外出打工,全家就守着几亩薄田生活,农闲时父亲在附近打零工维持生活。

2019年,67岁的张玉启因脊髓炎加重住进淮阳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父母均需照顾,张宏学就带着母亲一起到医院,父亲住院1个多月后不幸离世,张宏学就和母亲一起在医院生活了1个多月。

“那段时间是最难的。”谈及往事,一向坚强的张宏学泪眼婆娑,他努力控制着不让泪水流出。“俺爹在重症监护室,我带着瘫痪的娘在医院走廊里等,那种滋味……”话未完,张宏学的泪已连连。

拉着病逝的父亲回家安葬,1个多月没进人的老家院落荒草丛生,张宏学顿觉五味杂陈。突然的一个时刻,他觉得自己必须坚强起来,因为老娘还在。“娘在,家就在”的念头强烈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决定扛起生活重担,带着老娘好好活着。

带娘送货,他成了孝老榜样

那辆破旧的面包车,是张宏学如今驾驶的送货车,车顶上安装着几个红色的塑料喇叭。一路送货,他循环播放着一首歌曲《万恩千爱》。这是歌手王琪倾情演唱的一首歌曲,主要表达了儿女对父母的养育和感恩,以及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的愧疚。歌声中,那带着哽咽声音的唱腔直叫人听得撕心裂肺。

“看着你们黑发变白头,怕你们再也等不了;是不是我们都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变老;是不是我们再撒撒娇,你们还能把我举高高……”宁静的乡间,这歌声和张宏学一起走街串巷,划过村庄和麦田,变成张宏学内心最强大的精神支柱。每天,他就这样带着母亲晨出晚归,听着这首“信念之歌”,辛劳地奔波在十里八村之间。

其实,父亲刚去世那会儿,张宏学想过去南方打工挣钱,但是患有癫痫病瘫痪的母亲身边不能离人,他就只好作罢。虽然不能打工,但钱还是要挣的——尽管他家被划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一直享受着政府救助。只是,要强的张宏学觉得,不能一辈子靠国家养着,他四肢健全、头脑灵活,足够有能力挣钱养活母亲。

于是,他开启了“啥活都干、给钱就干”的模式。他曾卖过甘蔗,做过保洁,收过破烂,有时候帮人干一上午活,只能挣二三十块钱,但那样他也照干,而且干得踏踏实实,让雇主满意。

有了一些积蓄之后,他先买了一辆二手农用机动三轮,靠给人送地板砖为生。从那个时候起,母亲就成了副驾驶座的“押车员”。但是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柴油车噪音大还容易颠簸,张宏学又买了一辆面包车,给附近的超市和村民送货。

刚开始村民不知道他的情况,纷纷问他为何带着母亲外出送货,他一遍一遍给人解释。久而久之,十里八村的人们都知道了张宏学的情况,纷纷点赞他是个孝顺懂事的“孝子八斤”,而大家也都愿意让他送货。有时候还会多给一些运费,或者给他母亲递上一块面包、一盒牛奶,在送货路上充饥用。

孝老情深,他直言不娶媳妇也得要娘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不要娘。”这句农村的谚语,或许道出了几分现实。而放到张宏学身上恰恰相反,虽然自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整天把患病的母亲带在身边,一直没有人上门提亲。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结婚成家,张宏学有着说不出的苦衷。多少个夜里,他以泪洗面埋怨命运不佳,但哭过之后他又坚强地面对生活:“就算这辈子不找媳妇,我也得养着俺娘。”

他的脑海里无数次想起一个场景,10多岁那年的一个生日,父亲给他下了一碗鸡蛋面,当他把鸡蛋吃完的时候,才看到父亲把面汤端到母亲面前,原来,母亲在喝着锅里剩下的几乎尝不出鸡蛋味的面汤。要知道,母亲也是一名需要照顾的病号……

送货的时候,母亲需要方便,他随时找有厕所的地方停车。在家的时候,母亲走一步他背一步,他的肉体就是母亲流动的轮椅。记者采访当天的中午,母亲说想喝鸡蛋茶,他回到家二话没说一口气往锅里打了6个鸡蛋,做好轻轻吹凉,一口一口喂母亲吃下,而他自己则泡了两包方便面充饥。

母亲的屋子里有取暖用的煤炉,也有家里唯一的一台电视机,而他的屋里只有一张冷冷清清的床。每天晚上,母亲睡下后,他才回到隔壁屋里休息,但他时刻保持着警觉,只要隔壁有动静,他嗖地一下就得跑去查看。

母亲的癫痫病几十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犯病,如果犯病时身边没有人,极有可能咬到舌头或者嘴唇发生意外。而张宏学也早已掌握了掐人中穴的办法,缓解母亲的病症。

如今,张宏学家里靠着政府帮助新建了3间瓦房,家里也已经脱贫摘帽,他靠着勤劳的双手,每月有三四千元的收入。记者问他攒钱要做什么,他首先想到的是给母亲看病,而不是自己娶媳妇。

可母亲的想法和他不一样,却盼望着他早日成家。当有邻居友善地开玩笑说“赶明儿给八斤说个媒”的时候,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这中,这中。”